苏州高新区女性网

报送排行
  • 编号
  • 单位
  • 报送
  • 录用
  • 1
  • 枫桥街道
  • 130
  • 125
  • 2
  • 浒墅关经开区
  • 88
  • 88
  • 3
  • 狮山街道
  • 72
  • 66
  • 4
  • 通安镇
  • 37
  • 37
  • 5
  • 科技城
  • 23
  • 22
  • 6
  • 浒墅关镇
  • 22
  • 11
  • 7
  • 横塘街道
  • 18
  • 10
  • 8
  • 镇湖街道
  • 5
  • 5
  • 9
  • 东渚镇
  • 5
  • 4
  • 10
  • 集团总公司
  • 0
  • 0

因为有你,我哪儿也不去 阳山花苑张伟兴夫妇用爱书写“与子谐老”

发布时间:2017-05-02 13:23:52  点击率:
        多少人为叶芝的一首《当你老了》动容,“当你老了,头发花白,睡意沉沉……惟独一人爱你那朝圣者的心……”却不知这是年老时完美状态下才可能有的场景。这世上有太多不完美,事实上,真正长情的告白是陪伴,尤其是病中的陪护。
       他和她,阳山花苑第二社区71岁的张伟兴和72岁的林佩华,用爱书写了一份与子偕老的情谊。14年前,林佩华意外中风致半身不遂,张伟兴从此放弃自己的生活,全心守护妻子成为他生活的全部。
中风记忆,生活从此变了模样
      14年前,林佩华中风的场景已烙在张伟兴的记忆里。“那天是2003年4月8日,半夜她下床起夜,腿脚突然就不能动了,身体愈来愈沉,然后倒下来人事不醒……”春夜寒凉,张伟兴却心似油煎,他惊慌失措地叫来一辆车将林佩华紧急送往市区医院。“医生说,要不是及时发现,人肯定就没了”,经过半个月的抢救,林佩华从鬼门关转了一圈回来,落下半身偏瘫。那年,林佩华58岁,张伟兴57岁。
       他们曾经是那样让人艳羡的一对。那年张伟兴23岁,经父亲介绍认识了东渚镇姑娘林佩华。比张伟兴年长一岁的林佩华,当时在东渚任小学教师,眉目秀美,身形亭立。在张伟兴的记忆里,年轻时的林佩华很漂亮,面庞白皙皎洁,有两条长而亮泽的辫子,因为漂亮有学识,追求者众多。
       对于这段姻缘,张伟兴至今仍感意外,“我当时在家务农,长得没她高,学历也不及她,不知道怎么就看上我了”,他笑嘻嘻地说,一旁的林佩华但笑不语。其实,是张伟兴的多才多艺吸引了林佩华。张伟兴当时是村里的宣传队长,文艺细胞极为丰富,当年广为传唱的各类革命歌曲、京剧样板戏和山歌等,张伟兴信手拈来,并经常登台表演。而同样的,待字闺中的林佩华也是村里宣传队的文艺骨干,极热爱唱歌。两个年轻人因为歌唱而产生共鸣。
        四十多年前,从浒关到东渚最快是水路。张伟兴常常步行至浒关镇,坐上两小时船去东渚看林佩华。在心爱的姑娘面前,他反而收起嗓子。张伟兴是干农活的一把好手,林佩华常看到他兴冲冲来,扛上锄头乐滋滋地去她家田头帮忙种地收割,默默卖力干上几小时,又挥一挥手独自坐船回去。
       恋爱第二年,他们结了婚,林佩华辞了教师工作跟随来到浒关。次年他们的第一个孩子出生,这年,务实肯干的张伟兴当上了生产队队长,林佩华通过再学习做了村上的赤脚医生,美好的生活迎面扑来。他们先后生养了两个孩子,挣钱养家、哺育孩子遂成为两人生活的重心。张伟兴后来还出任过村支书,任期满后又随下海潮经营起塑料生意。
        夫唱妇随的日子一直持续到2003年的那个深夜,意外降临,生活从此变了模样。
因为有你,我哪儿也不去
       从医院回来的林佩华,失去了自理能力。穿衣、挪地、上厕所,都要有人服侍。照顾林佩华成了张伟兴的责任。他辞了生意,专心陪护妻子。
继第一次中风后,林佩华随后几年间又发病两次,每一次,张伟兴都在身边。“好在发现得及时,都被抢救过来”,张伟兴庆幸自己一直守在她身边。庆幸之余,从此更不敢离开。
      14年来,张伟兴陪着林佩华离群索居。在阳山花苑一套60平方米的小户中,两人经历了这些年的每一个日出日落和四季更迭。如果一天中可有镜头切换,这个小户型客厅中央的皮沙发,是两人生活不变的场景。除了睡觉、吃饭,他们一天的生活几乎全都在这张沙发上度过。
沙发的对面是一台电视,看电视是他们唯一的消遣。林佩华喜欢看家庭剧,而张伟兴更爱战争片。年轻时,两人都是急性子,一时性急多几句口角,总是她让着他;现在,常常他让着她,林佩华看家庭剧津津有味时,无聊的张伟兴便在沙发一头眯上眼睛假寐。“她只有电视机,我还有机会出去走走”,他这样解释。
张伟兴出门绝对不超过1小时,“我不能在外太久,万一她要上厕所呢”。他下楼唯一的机会是林佩华午睡或晚上睡下后的时间,也不过是与人胡乱搭讪几句,就惦记着家里的老伴匆匆上楼来。
      14年守护,张伟兴放弃了自己所有的生活。街道去年组织居民出游,他婉言谢绝了;连社区每年组织的社区迎春和元宵文艺汇演,他也都辞演了。要知道,唱歌演戏本是他毕生爱好,他曾是社区老一辈居民眼中最活跃的文艺活跃分子。甚至亲朋好友的婚丧嫁娶,他都无法出席。他放弃了一切社交,因为,家里有个她。
纵使青丝变白头,你仍是我手心里的宝
        即便林佩华瘫痪,张伟兴仍对她心怀仰慕,“她学历比我高,我才小学毕业,她上到初中呢”。
        林佩华瘫痪时,老家尚未动迁。后来新房的选房、装修,一切大小事务都由张伟兴操办。他扔了过去的旧农具、尺寸偏大的老家具,却将林佩华的刺绣小样都带进了安置房。这些未病时闲时做的女工,都被张伟兴当宝贝一样收藏,他特意赶到镇湖精心装裱,悬在新房的客厅里作为展示和纪念。
中风后,林佩华又被查出患有糖尿病。虽然曾当过二十多年的赤脚医生,但病中的林佩华却无力服务自己。这些年,张伟兴练成了半个医生,帮林佩华测血糖、打胰岛素,样样娴熟。糖尿病患者不能吃甜食,宜清淡,吃惯了重口的张伟兴便也改习清淡。虽然“太淡嘴里没味道”,但仍坚持了下来。
       她早已不再美丽,患病后林佩华一贯的要强和风度全都失尽。由于中风导致偏瘫,林佩华左边身体没有知觉,吃饭时饭粒、汤水常从左边嘴角无意识淌落。但张伟兴依然将她当做手心里的宝,尽力替她维护一贯的整洁体面。天气暖和起来,每天帮她洗一次澡;头发长了,专门请了师傅上门理发。近日天气寒冷,林佩华左边身体僵硬冰冷,张伟兴买了一个电热水袋让她时时捂着。在他眼里,她身上仍留存着那个笑靥如花女子的影子。
        十多年偏瘫,足以消耗亲人的关爱,磨蚀照顾者的耐心,但张伟兴的脾气却越来越软和。他收起了原来的急性子,整日笑嘻嘻的。社区里原来的村人都怪异,老头子怎么变成软绵绵的了。他总笑说,老了,脾气都收起来啦。但他又说,她都这样了,我要发脾气,她会更难过。近年来,张伟兴体力日益退行,已无力一手扶起妻子,从沙发到餐桌、到床头,常常连搀带抱。林佩华每月高昂的药费花去了两人全部的征地退养金,还需动用家底。但这些,在张伟兴看来都不是大事儿,“只要她在,一切都好”。
日影在窗前留下斑驳的影迹,世间喧嚣推波而去,而小区三楼的这件居室里,他们俩的生活就像一滴被包裹的琥珀,在岁月的急流中缓缓留驻,散发简单而温暖的光。